Winchester_

托尼·斯塔克 钢铁侠 正义 固执 骄傲又孤独

逼上梁山河嫂:

邰伟不知道的是

方木最怕的

不是回忆过去

不是面对自己的心理罪

而且

从今往后

只有他一个人


(destie)少年 战争背景 BE

    架空背景,类似二战。
    快写成狗血剧了....
    凑胡看吧....

   


   


     九岁的Castiel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西装,踩着黑色的小皮鞋,正在孤儿院里玩。但他不是孤儿。
    他的父亲是孤儿院的院长。
    Castiel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和那些没有了父母和近亲的孩子们一起长大,但孩子们不愿意和Castiel玩,他就只能一个人坐在这儿,在这棵桃子树下坐着。
   
    一墙之隔的外面,Dean跳起来,抓住枝条,几乎不费力气的就挂在了树上,他摘了几个还发青的桃子,稳稳的落在孤儿院里。
    他把桃子塞进嘴里,刚咬了一口,一个小小的声音阻止了他。

    “还不能吃。”Castiel从树后走过来,看着眼前的男孩,“吃了会肚疼的。”
    Dean穿着灰色的肥大的亚麻衬衣,腿上套了一条黑色的,落满土,落满破洞的裤子,脚上穿着一双破烂的球鞋。
    Dean目光炯炯的盯着面前那个比他矮一头的男孩,对方把手伸进他漂亮的小西装里,拿出了几块饼干,递给Dean,“吃饼干吧,不够我再去拿。”

    Dean几乎是用抢的夺过了Castiel手上的饼干,狼吞虎咽的吃了下去。
    青涩的桃子的苦味和饼干的香甜混合在一起。
    “还要吗?”Dean走近了一步,关切的问着。

    Dean看着Castiel的小西装出神。

    这是个笨蛋。Dean心想。

    Castiel发亮的眼睛带着浅浅的笑意,白皙的脸上挂着的笑容非常干净,衣着整齐,袖口被细心的卷了起来。Dean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脏兮兮的手和衣服。

    “Castiel?”
    远处传来Balthazar的喊声。称职的管家正在寻找小少爷。
    Castiel还没来得及回应,就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发热的身躯里。

    那是Dean抱住了他。
    于是Castiel的白西服就被弄脏了。
    紧接着,Dean在Castiel的脸上,没错就是那张白白净净圆嘟嘟的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在Castiel哭出来之前,Dean就已经翻墙逃跑了,临走时,还没忘了那几个青桃子。

   
    
   
   
    Dean是在桃子完全成熟的时候,被Balthazar带到孤儿院里来的。孤儿院的Anna小姐给Dean剪了头发,买了一套新的衣服。
    刚开始的那几天,Dean还很消停,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和其他的孩子相处的很好。Castiel远远的看着他们,脸上的咬痕早就没了,却在隐隐作痛。
   

    Dean是整个孤儿院唯一一个能爬上树摘桃子的人。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场面——所有的孩子在树下欢呼雀跃,Dean像一只轻巧的小猴子一样在树上飞来荡去——很快他们就引来了Anna,孩子们一拥而散。
    但由于Dean在树上坚决不下来,于是又引来了Balthazar。
    Castiel一直远远的看着,Balthazar发怒的样子实在是少见。

    真正让两个人建立友谊的是一次祈祷日。
    所有的孩子都在安安静静的听着Anna讲解圣经,当Anna说到关于天堂和地狱的内容时,Dean突然站了起来,然后说:“被烧死的人会去天堂吗?”Anna愣了一下,回答:“那要看原因...”
    Dean像没听到似的抬高了声音:“被烧死的人,会去天堂吗?”
    Anna犹豫着:“这要看上帝的意愿...”Anna被Dean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她是整个孤儿院最年轻最温柔的修女。
    没等Anna说完,有一个声音响起来:“那自杀的人呢?”
    Dean顺着声音找过去,是Castiel,他从教堂侧面座位站了起来。因为离得比较远的缘故,没有人看清Castiel颤抖的手和噙满泪水的双眼。

    无数的记忆涌上心头。

    “Lucy!bro!come on!”

    “....hey,are you okay?”

    “brother....trust me....”

    “Lucifer!please....”
 
    “please....”年幼的Castiel鼻涕眼泪混在一起向下流,小手紧紧的握拳,大声的朝他站在楼顶的哥哥呐喊——那个对他最好,在父亲发怒时会护住他反抗父亲的哥哥。
    Gabriel用双臂紧紧的环住Castiel,不让他再往前一步,Castiel疯狂的挣扎,哭喊。
    他年轻的哥哥,在他声嘶力竭的喊叫声中,消失在风里....
   

    Castiel也像Dean一样抬高了声音,重复了一遍问题。
    Anna这下真的有点慌了。

    Meg突然从台子的另一边冲上去,用她一贯的威胁别人的目光盯着Dean说:“我建议你停止这样的行为,否则我就不得不关你禁闭了。”
    Balthazar这时跑上前一把抱住了Castiel,把那个脆弱的孩子揽在怀里。

    Dean静默了一会儿,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他举起了圣经,然后撕毁了它。

    Balthazar转身把Castiel抱了出去。

     Dean被关到了储存没用东西的地窖里,Castiel从来没去过那里面,那儿只有一个小窗口,隔着木板都能闻到奇怪的味道。
    Dean要在那里待到第二天中午。
    晚上吃完饭,Castiel偷偷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他的心跳的厉害,他从来没有瞒着Balthazar做过什么事。Castiel来到那个地窖的小入口,轻轻敲了敲门,如果那块木板也叫门的话。
    “Dean,我给你带了饼干。”Castiel说,他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应。“Dean....你还好吗?”他掀起那块木板,发霉的空气和Dean的脑袋一起冒出来。
    “Cass?”对方看起来很惊讶,“那是给我的吗?”
    “是啊,快吃吧。”Castiel把饼干递过去,手有点发抖。他想起之前Lucifer做错事被罚时,自己也会偷偷的给他送吃的。
    Dean看着Castiel,接过了饼干,“你真好,我为我之前做的事情道歉。”Dean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极为真诚,最起码比他做祷告的时候要真诚。
    Castiel点点头,他好像早就原谅Dean了。

    第二天睡觉的时候,Castiel把一个桃子藏在被子里,以躲过Balthazar的眼睛。

    Dean又被罚站了,因为他吃了Balthazar为大家特意准备的蛋糕。

    Anna揽住Castiel的肩,对他说:“Dean是个坏孩子!他不信上帝,不好好吃饭,不遵守纪律,不要和他一起玩。”
    Castiel抬起眼眸偷偷的看Dean,后者冲他笑着眨了眨眼。Castiel的脸几乎是马上就红了,他红着脸低着头,嘴里答应着“再也不和Steve玩了”,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把父亲上次回来带回来的巧克力给Dean分享。
    Meg看在眼里,笑了。

  
    就像所有的孩子群都有一个头儿一样,Dick就是孩子王,大家都得听他的,Dick说要吃谁的甜点谁就要无条件送上;Dick说要谁帮他把衣服洗了谁就要照办;Dick说谁讨厌大家就都不能理他。

    比如Castiel,这个活生生的例子。

    之前Dick忌惮于Castiel的身份,不敢太过分的欺负他,但后来在意识到Balthazar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时,就开始变本加厉。
    Castiel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知道自己拗不过Dick,也不想给Balthazar生事端,所以他一直都没反抗。再说Dick只是拿一些吃的而已,Castiel自我安慰着。

    Castiel被Dick推倒在地的时候正值午饭时期,很多孩子围着他们看,更有甚者在窗口给Dick望风。

    不光Castiel,连Dick本人都有些惊讶自己的行为,毕竟Castiel是院长的儿子,可事已至此,露怯更不可取。

    “你给不给我?”
    “不给。”

    Castiel咬紧牙关,这是给Dean拿的,怎么能给了Dick呢。

    就在Dick气急败坏要抬脚踹Castiel时,Dean突然拨开人群冲了过来,他把Dick扑倒在地,然后一拳打在Dick脸上。两个男孩扭打起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以至于Balthazar到了现场大家都没看到。
    Balthazar把他们分开,然后把躺在地上的Castiel搀扶起来,询问事情的始末。

    Dick和Dean都被罚了,因为打架。Dean再一次被关到了地窖里,而Dick被罚扫整个院子。
   
    Castiel还是半夜爬了起来。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亮,Castiel穿着白色的睡衣,坐在地窖旁边,轻轻叩门。
    “Cass!”Dean欢快惊喜的把头冒出来,两只胳膊撑在外面,头发的颜色在月光下变得有些奇特。
    “巧克力。”Castiel有点急的把变形的巧克力送到Dean手里,“我本来...我本来白天就要送给你的,结果...”
    话没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两人心里一惊,Dean反应飞快,拉着Castiel跳进了地窖,地上堆放了很多棉衣,所以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脚步声渐渐听不见了。
   
    Dean这才敢出声,在黑暗中寻找Castiel,“Cass?”
    不远处传来微弱的回音:“Dean....”

    Dean朝那边摸索。

    Castiel的手非常凉。
  
    “你没事吧,Cass?”Dean问,Castiel支支吾吾,半天才冒出几个字:“我...怕黑...”
    Dean笑出声了:“Cass,没想到你还是个胆小鬼啊。”
    Castiel不回话,只是紧紧的握着Dean的手。
   “没关系的,先放开我。”Dean说着,Castiel只觉得身边一空,他坐在黑暗里,不敢动。
    没一会,Dean又回到了Castiel身边,噌的一声,一根蜡烛被点燃了,Dean笑嘻嘻的脸,出现在火光里。

    当Dean的笑脸在烛光里飘荡时,Castiel突然慌了。


    Dean到孤儿院的第三年春天,被一个富家人收养了。

    Dean走的那天,Castiel说什么也不肯出门。他就趴在窗台上,眼泪汪汪的看着Dean的背影,然后在心里发誓再也不原谅Dean了。

    五天之后Castiel收到了Dean的第一封信。信的结尾说,“我很想你。”
    Castiel开心了一整天。

    从那之后Dean每周都会给Castiel寄信。黄色的信封,白色的信纸,是Castiel四季的希冀。
   
    匆匆两三年,又一个夏天,在天气还没热起来,Castiel还没过生日的时候,Michael的死讯就从德国传了回来。

    这件事,再也别提最好。
   
    然后就是无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欠条,无数的人上门对Michael一顿批斗之后,就是伸手要钱。就在Balthazar领着Castiel手忙脚乱的应付无数的追债时,Dean的信也停了。

    战争开始了。

    战争。Castiel蹲在地上,用木棍写这个词。Michael好像很喜欢这个词,Castiel无数次听到他在电话里叫嚷这个词,面色通红,神情激动。

    战争。现在这成了Balthazar和他的保护神,正是因为战争,他们才能从那些贪婪的人群中趁乱逃出来。
    Balthazar搂着他,用宽大的手抓着他的肩膀,15岁的Castiel已经长高了许多,但还远不及Balthazar,他们坐在海边。不一会儿,一艘小小的船穿过黑暗,停在他们面前,它是那样的轻快无声,以至于吓了Castiel一跳。

    一个人冲他们招手。
    Balthazar俯下身子,在Castiel的耳边说:“别害怕。”,然后他们走向黑夜中的那个人。
    “会德语吗?”那个人问。

    “会。”Balthazar回答。

    “法语呢?”那个人又问。

    “也会。”Balthazar有些庆幸自己当初走南闯北攒下的经验。
   
    “来吧。”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
    然后他看到了Castiel,“等一下,等一下,这个孩子不可以。”

    “为什么?”Balthazar抓着Castiel手的力度陡然加大。Castiel轻声的哼了一下,Balthazar像没听到一样紧紧的攥着Castiel的手,“他不会惹....”
    “我们是要混到劳工队里的。”那人的语气明显的不耐烦了起来,“和一个青春期发育不良的男孩?”说着那个人转身就走。
   
    Balthazar在那一刻想了很多,Michael已经去世了,Chuck无影无踪,他一定要保证Castiel的安全,现在全城陷入恐慌,债主还在不断的寻找,他只能走这条路出去寻求帮助,如果出不去就不能保护Castiel,可是要出去就要把Castiel先一个人留在这儿.....

    Balthazar咬咬牙。然后他蹲亲吻了Castiel的头发,把身上的钱掏出大部分塞到Castiel手里,然后说:“我出去找人帮我们,可能要几天才回来,你想办法回到孤儿院去,藏起来。”
    Castiel抬起头看着对方,非常镇定,他点点头,把头靠在Balthazar的肩膀上。
    Balthazar闭上眼,声音小的像是喃喃自语:“我会回来的Cass,我发誓,我会回来的。”
   然后他松开Castiel,朝那艘船跑,边跑边喊,“等待,藏起来。”他在小船离开的最后一刻跳上了船,和它一起隐匿在黑夜里。

    Castiel从来不怀疑Balthazar,他说会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但孤身一人的情况Castiel没有遇到过,他在海边又愣了一会儿,感到有点冷,海风吹的他打了个哆嗦,他准备往回走。紧接着就是眼前一黑——他被人打晕了。

    Dean坐车坐的有些晕,他望着窗外熟悉又陌生的景物,为他和这座城市的缘分而暗自惊叹,小时候的许多经历都还历历在目,战火硝烟已经让这个城市的美丽消失殆尽。
    他伸出手,隔着书包摸里面那沓整齐的信纸。
   Cass,Cass,你现在在哪呢?

   逃亡的夜晚,Dean和养父母还有养父母的儿子站在海边。
    小船来了,像一艘纸船,在风里打颤颠簸。
    一个人从小船上走下来,沉默着。
    然后他伸出手,比划了个三,“再走三个,最多了。”
    这真是尴尬的一瞬间。
   
    Dean打破僵局,他伸手推了推养父,“父亲,带着弟弟。”
    养父张嘴像是要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出声,他从口袋里掏出许多钱,塞在Dean手里。Sam只比Dean小一岁,已经可以明白这一切的含义,他低着头,走上去拥抱Dean。这一切都在无声中进行。

    小船走了,带走了Dean完整的家。
    他又是孤儿了。

    第二天,小城全面沦陷。

    扔掉了不便携带的背包,Dean只拿着一些吃的。他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穿越许多和他一样无辜的民众,躲避着敌国军队的搜查,最后背靠着一面墙,疲倦的坐了下来。
    他背后的小巷里,三个人正在打架,准确的说是两个打一个,Steve看不清里面,只能听见被打者撞墙的闷响。
    “你,把吃的给我们,不就不用挨打了吗?”Steve听见一个打人者发问。
    什么东西打在身上的声音。
    “妈的,为什么你就这么顽固呢!”又一个人的声音。
     Dean偏过头,朝巷子里看了一眼,被打者正被揪着头发被迫抬起头。
    Dean呆住了,冲进黑暗。

    Castiel的头一直在流血,血液粘在他的头发上,落在他长长的睫毛上。
    这几个月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要被揍,没有一天能吃饱肚子。自从Balthazar走后,战况急转而下,有钱人纷纷出逃,只留下穷人自生自灭。敌军在城里扫荡,无辜的人生死由运气。Castiel有些庆幸Balthazar走的早,否则他们就都要被困了。
    也有人给Castiel指过路,让他想办法出逃,但Castiel不愿意,万一Balthazar回来找不到他怎么办。他终究还是个孩子。

    Castiel醒来时,已经是黄昏了,他的头被简单的包扎过了,Meg坐在他旁边:“hi,angle.”。
    “Meg?”Castiel的语气透着惊喜,他和Meg曾相遇过几次,但都被冲散了。“是你救了我吗?”
    “是我。”Dean坐到Castiel身后,后者回过头,呆呆的盯着Dean,大概有整整一分钟左右,Castiel才怀疑的问:“Dean?”
    “你已经不认识我了?我是不是变得又高又帅了?”Dean打趣到。

    Castiel抱住了Dean。
    他说不出话来,只是满心欢喜。

    黎明,天刚刚有一点亮,Castiel就被Dean急匆匆的推醒了,他的脑子嗡嗡作响。
    “他们来了。”Dean伏在Castiel耳边悄声说。
    敌人来了。

    三个人奔跑在小镇的朝阳下。

    是怎样被发现的Dean已经忘记了,只记得被逼近房子里,Castiel眼前一片模糊,他被子弹打穿了腿,伤痛雪上加霜,Meg也被击中了胳膊,血流不止。

    他们被逼进了绝路。
    Dean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Meg突然说:“码头边上有医院,那里有我们的士兵,跑到那里还有希望,医院里有个叫Samandriel的医生,他是Anna的哥哥,一定能救你们。”

   “什么?”Dean一时没理解Meg的意思。

     Meg面朝Dean,语气坚定。
   “RUN!”

    Dean立刻背起Castiel继续狂奔。
    身后传来枪响。

    Castiel醒来时,他被Dean背着跑,Dean的衣服上全是血,不知道是Castiel的还是他自己的。Dean的脸上脏兮兮的,他背着Castiel不知疲倦的奔跑,摔倒了,再爬起来跑。

    17岁的男孩,正是阳光向上,情窦初开,享受青春的时候,但是现在他却在风里,战火里,飞沙走石里,为了保护Castiel而奋斗。

    Castiel再醒来时,四周黑漆漆的,身上的伤口因为简陋的包扎轻轻一动就会引发难熬的疼痛。Dean听到了Castiel的抽气声,摸索过来:“Cass,你醒了,吃点面包吧。”

    面包硬的像石头一样,不,是陨石。

    Castiel伸手去摸Dean,却碰到了粘稠的血液,“你受伤了?你受伤了吗Dean?”他的声音立刻紧张起来,但Dean马上捉住了他的手,柔声回答,“没有的事,我很好。”
    真的吗。Castiel将信将疑。

    再没有一个夜晚像这个一样冷了。

    他们在地下室呆了好几天。Castiel是这么想的,但他浑浑噩噩,几乎不知道白天黑夜。
    后来他开始发烧,手脚冰冷,甚至开始说胡话,有一次Dean不得不捂住他的嘴来躲避敌人的搜查。
    Castiel开始昏迷,出冷汗。
    情况越来越糟。

    Castiel再次醒来的时候,Dean抱着他,轻轻的哼着一首摇篮曲,Dean像是喃喃自语,他说:“在这里等着我,哪儿都不要去。”
    Castiel迷迷糊糊的答应着。

    年轻的男孩子跑到医院时,已经只剩一口气了,只念叨着要见医生。

    “你妹妹,Anna,朋友。”
    “孤儿院,地下室,救救他,求求你。”

    “救救他,求求你。”

     “救救他,求求你。”

    男孩儿直到临死前,也只有这两句话,please的音节还在嘴里,他就断了气,绿色的宝石似的眼睛失了光芒,他被抬到乱坟岗里,和大大小小的尸体堆在一起,永远不会再醒来了。

    Castiel被幻觉折磨着。

    Dean在梦里吻他。
    Dean冲他笑。
    Dean坐在树枝上。
    Dean老了。

    Castiel非常后悔,他不该放Dean走,他应该拉住Dean,他要抱住他,粘着他,咬他,打他,绝对绝对不可以让他出那个地下室。
    Castiel几乎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很久很久,Castiel被一道光芒照亮,他紧闭双眼。
     有个人喊着他的名字,说,我们是来救你的。快走,快走。
    Castiel闭紧眼,他慌张的叫起来,声音轻的如同梦呓:“Dean....”
    一双手揽住他,温柔的声音回应:“我在这儿呢,我的天使,站起来,和他一起离开。”

    Castiel紧紧的牵着那只手,让Dean站在他的身后,慢慢的,站起来,在别人的搀扶下,走出地下室。

    再次感受到风和阳光的感觉真好。

    他的手上一空。
    他的身后一个人也没有。
   

   

   



同学画的3D画

第一次画

给点评价呗ヽ(゚∀゚)ノ

乐乎印品:

乐乎印品「手机壳定制即将全面上线 - 送出50个免单名额,邀你来体验

手机可能两年换一次,而手机壳可以天天换!乐乎印品推出手机壳定制服务,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安卓用户已可在线体验,iOS用户还要再等几天哦~

8月29日前在LOFTER推荐/转载本文即表示报名参与公测,随机抽出50个免单名额,每人获得一张0.01元手机壳定制券。

安卓用户抢先体验>>

公测商品:

手机壳定制

活动详情:

1、在LOFTER内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随机选出:50个“0.01元体验”机会 

2、推荐或转载本文即可获得一张手机壳定制7折优惠券,人人有份

3、获奖名单和优惠券将在iOS端手机壳定制服务上线后,由 @乐乎印品 公示并以私信形式发放。

4、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手机壳后,到LOFTER晒单并打上#乐乎印品#标签,还能获得晒单礼券。

安卓用户抢先体验>>

❤❤❤

琉璃雨:

Relevant.:

各家CP只有一方能飞的时候正确秀恩爱的姿势


CP:盾铁 贱虫 超蝙 EC


前两组分别出自AA动画和DC乐高电影,台词自己编的,没错官方就是这么不要脸的让他们秀恩爱。


画完了觉得只有EC给人一种历尽沧桑返璞归真的感觉,

几度夕阳红啊。


X教授:哎呀你们这些个小年轻,也让我回想起了当初我还有头发的时候【

盾铁抱抱飞超可爱T T……

条漫画起来还挺开心的...昨天看了几个DC乐高电影,老爷太可爱了【倒地



不怕 我们都在

Marcoüller:

【猪队致德国球迷的一封信】
    
亲爱的球迷们: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们现在的感受,那就是:惭愧。我们的梦想没能实现,我们没能进入决赛。对不起。对阵法国的这场比赛中,我们从始至终缺少了一点运气。不过,虽然失利令人难过,但胜败乃兵家常事。在此,我们也衷心祝贺我们的对手法国队,他们凭借有目共睹的表现杀进了决赛。
   
我始终对于我们(在本届欧洲杯)的成就感到自豪,德国队也将坚持自己的风格。在过去的7周时间里,我们得到了成长,也真正成为了一个整体。这种团队的凝聚力帮助我们在两年前的巴西捧起了属于德国队的荣耀,今年,它仍然让我们的内心强大无比。我们是一个团队,一个整体。
    
同时,球迷朋友们,我们的力量也来自你们。在里尔,圣丹尼,巴黎,波尔多,马赛……所有这次欧洲杯我们所去过的地方,都有你们热情的呐喊。你们是最棒的第12人。当然,德国国内的球迷也为我们送上了极大的支持。在这里,我们对所有德国球迷衷心道一句:感谢你们!
    
另外,我们还要感谢东道主法国队以及法国当地的朋友们。从刚刚来到这里开始,我们就感到无比自如、安心,感受到了法国朋友们对我们的热情欢迎。我们在依云小镇得到了最好的款待。在那里,我们可以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备战之中,还能享受安适闲静的休息环境。感谢法国,他们非常称职地完成了本届欧洲杯东道主的工作。
    
我代表德国队全体成员,对法国致以敬意。
  
谢谢,再见!相信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再见面!
    
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
   
♡♡♡♡
猪总永远这么暖。
可总觉着猪总可能在考虑自己国家队的未来了,还有傻波,两人总是同进退啊。
早晚会有那一天。
可你们还没走我就已经开始舍不得。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祝我中考加油
回来以后就可以赶快看二大爷
赶快把文章更完
(ง •̀_•́)ง

太阳 太阳

我想要这样的钢铁侠

我想要他快乐得意

Tony在想什么

   

    最后Tony说,你不配拿这个盾。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大概是因为尊严?

    你弃我而去,就留下我的东西,让它待在我身边,别让我想着它,日日思念。

    大概是想挽留,大概是想队长会犹豫。

    可队长连头都没回。

    天哪越想越虐。

    我不敢看这部电影的原因就在于我怕最后又是Tony一个人。 

    他总是一个人,小的时候,长大了。

    父母,朋友,女友。
    连Jarvis都没陪到最后。

    现在连他好不容易经营的复联都不留下。

    他又无家可归了。

    总是一个人待在大房子里。

    像个孩子。
    寻求关注的孩子。

    我绝不是队长黑,我很喜欢队长。
    但是最后的信我真的接受不了。

    别说复联对他更重要,既然知道,又为什么要留他独自?

    留他夜夜思念,留他夜夜愧疚吗?

    你不会懂的。